nbsp2009年的秋天

2017-03-18 21:00

他告知我们进入秋天的某一天,母舅陈兴华在县电视台上看到《亚鲁王》申遗的新闻报道,听到了久违的史诗唱诵声音,来自麻山的东郎实在地进入了电视,他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潸然泪下。他发抖着手指拨打侄子伍兴荣的电话,请求其引路去见见亚鲁王工作室这群青年人。

陈兴华在麻山阅历岁月,见证着麻山。他心安地在县食粮局渡过中老年的公职生活,退休之后,打算着安度暮年。在电视上看到那一条苗族史诗《亚鲁王》申遗的消息,唤醒沉睡多年的心坎。当他看到我们这一群青年人的执着,好像回到了他年少时期的风度。

是什么力气让这位老人执着地要过来工作室探访我们?是什么情愫让他见到我们时就已经泪流满面?

那一天,午后的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到了翻译工作室,安谧地照在摆放电脑的小桌上。陈兴华来了,他衣着一套灰色的休闲西装,白净的脸庞泛起一丝红润,轻声礼貌地问“杨正江老师在吗?”我起身迎上去紧握着这位白叟的手,他霎时热泪盈眶。咱们亲热地叫他一声“陈伯伯”。

&nbsp2009年的秋天,紫云自治县工会主席伍兴荣到我们亚鲁王工作室慰劳临聘的农夫常识分子杨松、吴斌二人,给我们讲述他母舅陈兴华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带着中心民院的教学进入麻山,用录音磁带记载史诗《亚鲁王》的感人业绩。

文章排行